首页
导航小说
排行
关灯
护眼
字体:

48 醉酒铸剑(1)

    赵木匠“闭关”的屋子内没有窗户,墙壁上仅有几个细密的气孔用来透气。

    一盏盏明晃晃的油灯挂在屋墙之上,将整间木屋照得透亮。

    地上,分门别类的摆放着一张张手绘的图纸,上头的“剑“样式各不相同,但给人的感官确实都带着一股子“刻意”的味道。

    当时顾宁安给赵木匠留下的话是“一切从简”,赵木匠在设计图纸的时候,却是也是秉持着这一点。

    从剑刃到剑身,再到剑柄之间没有过多繁琐的花纹。

    可也许是为了彰显顾宁安“身份”不同的原因,赵木匠的这些图纸之上,往往都会加入一小点看似玄奥的字符,就连佛门的“卍”字都被他画在了一副草图之上。

    这些“字符”以往赵木匠自然是不知晓的,这全都是他近期从书上或者是从一些有“信仰”的人身上打听来的。

    综上就可以看出,赵木匠之所以做不出一柄能让“自己满意”的木剑,全然还是因为他,将顾宁安当做了一位“仙”来看。

    他想设计出一把,自己心目中配得上“仙”的一柄剑……

    “赵木匠,你手艺,若是做个铁匠,恐怕也是绰绰有余。”顾宁安放下一张图纸,笑了笑道

    赵木匠摆了摆手:“有些地方共通,有些地方还是大相径庭的……先生,您这看过之后我手绘的图纸之后,可有相中的?”

    顾宁安摇了摇头:“不谈我满意与否……这些剑的样式,你可满意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反问式的话语,赵木匠神色一怔,长叹道:“没有,一个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顾宁安颔首:“赵木匠不满的原因,是不是因为,你所设计的这些剑,配不上你心目中的仙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赵木匠神情一滞,不由得重复道:“我心目中的仙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赵木匠回应,顾宁安双手一拢,将宽大的袖袍攥在手心,继续道:“赵木匠认为,你心中的仙,可似我这般?”

    这古怪的问题,让赵木匠更为疑惑,脸上的褶子都拧成一团:“我似乎听不太明白,先生所言之意。”

    顾宁安颔首笑道:“这么说吧,你心中的仙,可是一剑山河断,驾云天下游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宁安的话很简练,却立马在赵木匠的脑海中描绘出了一副“神仙持剑逍遥天地”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那顾某现在再问。”说到这,顾宁安顿了顿继续道:“赵木匠所想之仙人模样,可为顾某这般?”

    闻言,赵木匠仔细打量了顾宁安半天,方才应道:“不是先生这般。”

    顾宁安笑道:“那就是了,你因我而遐想出一仙人模样,可顾某并非你想象中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今,是我顾某要你做一柄木剑,而并非你想象中的仙人所求,你又何必纠结,自己所做的剑,能否配上你心中的仙呢?”

    纵然顾宁安已经尽量简单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,但这多日浸yín在自身想法之中的赵木匠,一时间还是钻着牛角尖没法想通。

    “走了……一时间想不明白,喝顿酒就行了。”说着,顾宁安就拉着赵木匠的手臂:“走走走,胡老丈给我带了两坛酒,我今日可带来了一坛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老丈酿的?”赵木匠眸子一亮,久压心头的郁结莫名一松:“那可得尝尝!”